旧事 | 三个女人

2016/3/11 14:00:19来源:本站

       爱情是人们生活永恒的主题,情感是男人和女人神秘的牵引。他可能并非英俊无双、学霸宇宙,她或许不是才华横溢、倾国倾城,但他和她相遇的那一刻,生命便成了一袭华丽的袍子。三个女人,三段故事,这个3·8,我们一起品一品女人的故事,愿每一个女人的生命都是一个传奇。

 

       壹、宋庆龄:尘埃落定,她的感情在时代中露出蛛丝马迹

       她是革命先驱宋嘉树的女儿,年少的宋庆龄负笈异域,在美国卫斯理安学院接受了欧洲式的教育,受到民主思想的洗礼。当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专制统治的消息传到卫斯理安学院的时候,她洋洋洒洒的写下《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》,表达博爱为自由、平等两者的基础,因此二十世纪的奋斗目标应该是实现这个理想。的革命抱负。十八岁的她对大总统孙中山先生的行径十分仰慕,或许此时,情愫已在她年幼的心目中滋长。

 

       在她的姐姐宋霭龄因结婚不能再担任大总统的秘书时,她继任了这个角色,并快速适应。就这样,他的共和理想像一株火炬,从此点亮了一个女子的生命。191510月,她不顾家人的反对,在佣人的帮助下跳窗前往日本,与年长她27岁的孙先生在日本东京完婚。这种浪漫,带着强烈的自我牺牲的悲壮,作为孙中山的妻子,这一决定使她饱受政治与亲情的双重考验。

 

       宋嘉树在女儿离家出走后立即与妻子搭船追至日本拦阻,据相关回忆,宋嘉树曾站在大门口怒吼:我要见抢走我女儿的总理!孙中山走到门口台阶上对他说:请问,找我有什么事?暴怒的宋嘉树突然叭的一声跪在地上说:我的不懂规矩的女儿,就托付给你了,请千万多关照。然后,磕了三个头走了。

 

       晚年,当她再次提及此事,满脸忧伤的说:我爱父亲,也爱孙文,今天想起来还难过,心中十分沉痛。

 

       但对于一个大女人而言,她又必须理智,以平等的智慧,为孙先生提供精神和事业支持。她陪伴了他仅仅半年,孙先生便创立了中华革命党,此时的大总统真切的觉得,要完成革命大业,不能没有她。而她,由衷的爱着他,梦想为他和他的事业奉献一切,直到孙先生去世,她仍旧选择秉承他的遗志,以他的事业为事业,穷极一生守护着爱人的家国情怀。

宋庆龄故居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后海北沿46

乘车路线:乘坐地铁八号线在什刹海站下车,或者乘坐5路到果子市下车

 

       贰、赵纫兰:生命如兰,朴实无华却散发馥馥幽香

       1899年,不足16周岁赵纫兰与10周岁的李大钊结为夫妻,这一段姻缘结合,除当时有早婚的习俗外,与亟需她及早过门,协助饱经风霜的李家照料正在求学的李大钊有关。赵纫兰的到来,无疑给这个家注入了活力。此时,她文静、沉稳地以少妇的身份为李大钊安心读书解决了后顾之忧。1906年,整个家庭的支柱李如珍逝世,千斤重担一下全落到她的肩上。

 

       丧事办完,家业半空,可赵纫兰表现得异常坚韧,""着李大钊返回卢龙继续上学。她决定即便靠典当挪借也要扶持李大钊求学。1907年夏,李大钊考入北洋法政专门学堂。1918年,赵纫兰随李大钊迁居北京,陪伴丈夫竭尽全力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,自此,也经历着无数个担惊受怕的夜晚。192746日,张作霖不顾国际法规,到苏联驻华大使馆辖区搜捕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,李大钊被捕入狱。李大钊被捕后,赵纫兰仅在法庭上与他见了一面,而这一面,竟是永别。

 

       爱人离世,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可能是致命的打击,可生活还要继续,革命仍要进行。她把全部的心思花费到培育子女和安葬李大钊的事情上,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奔走,1933年,在李大钊就义的六周年,她终于为惨死的丈夫送葬,也在同年安详地闭拢了自己的双眼,她的一生,恰如长期摆在她的灵枢前的那对古色古香的陶质花瓶一样,朴实无华,却悄悄散发着馥馥幽香。

李大钊故居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文华胡同24

乘车路线:乘坐公交7路、10路、38路、47路、88路、395路至新文化街西口站下车

 

       叁、赛金花:命途多舛,生命本身就是一连串的传奇

       从现存的一些老照片来看,赛金花本人并非相貌出众,却因不同寻常的经历,成就了一连串的传奇故事。她幼年被卖到苏州的所谓"花船"上为妓,1887年,适逢前科状元洪钧回乡守孝,对她一见倾心,48岁的洪钧遂纳年仅15岁的她为妾。不久,洪钧奉旨为驻俄罗斯帝国、德意志帝国、奥匈帝国、荷兰四国公使,她陪同洪钧出洋。90年代初,同洪钧归国,不久洪病死。1894年,她在送洪氏棺柩南返苏州途中,潜逃至上海为妓,改名"曹梦兰"。后至天津,定名"赛金花"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时,居北京石头胡同为妓,曾与部分德国军官有过接触。1903年在北京因涉嫌虐待幼妓致死而入狱,解返苏州后出狱再至上海。

 

       她出入豪门,沦落风尘,曾三次嫁夫,又三次孀居,还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后,起到了劝说联军统帅,保护北京市民的作用。晚年生活穷困潦倒,1936年在北京病逝。她亲笔题写的"国家是人人的国家,救国是人人的本分"至今犹存博物馆中。"自古风尘出侠女"这是对赛金花一生的真实的写照。

陕西巷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大栅栏珠市口陕西巷

        乘车路线:乘坐地铁七号线在虎坊桥站下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