醇亲王北府真的有纳兰性德手植的明开夜合花吗?

2015/3/18 14:42:22来源:

醇亲王北府真的有纳兰性德手植的明开夜合花吗?

        纳兰性德生于天潢贵胄之家,年少聪颖过人,文武全才。
        纳兰性德的主要成就在于词。其词现存348首,刊印为《侧帽》、《饮水》集,后多称“纳兰词”,风格清新隽秀,哀婉凄艳,有南唐后主遗风,王国维有评:“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”。纳兰之妾沈宛是江南才女,著有《选梦词》。集中悼亡之作“丰神不减夫婿”,反映出二人相处时日虽短,但感情颇为深厚。
        由于纳兰性德为一代风流才子,因而他的爱情生活被后人津津乐道,也有捕风捉影的各种市井流言,最为盛传的是表妹入宫一事。传言虽不可考,但是可以肯定的说,纳兰性德的婚恋是丰富的,为其文学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。
        通过他关于婚恋题材的作品,从中能够看出纳兰性德对待爱情的态度是认真的,多情而不滥情,伤情而不绝情。
        在醇亲王府,很容易找到传说中纳兰手植的夜合欢树:编号为B01353的古树,高约5-6米。树下的说明称此树为明开夜合花,昼开夜闭,故名。正式名称为:白杜,俗名丝绵木,桃叶卫矛、明开夜合。
        这种树在北京地区不多见,古树更少,这一株据说树龄已300余年。 在这里游览的时候,时常也会听到旁边旅游团队的导游说,这棵树并不是当初纳兰植的那棵了,是后来种上去的。 到底谁对呢?
        以这株合欢的树龄,想必是亲见郭纳兰的命运。
         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十二月,纳兰性德随驾南巡不久,就身体不适。忘年之交吴兆骞的死,使他发出“嗟嗟苍天,何厚其才,而啬其遇”的悲叹。好友严绳孙的辞职南归,更使他怅然神伤。二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,纳兰性德与朱彝尊等文友宴集于自家园林中的明开夜合花树下,并作五律《夜合花》: 
        这著名的纳兰词里说到,对着这夜合花能销除愁忿,便移步来到小堂的前厅。纳兰诗未明说愤忿的原因,可是他写完此诗第二天便卧床不起,七天后就去世了。
        这竟成绝笔。
        纳兰容若,这人,这花……这命……你可以亲自问问那株百年合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