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德楼:与欧洲著名剧院同时期建成的老戏院

2015/3/18 15:53:29来源:

广德楼:与欧洲著名剧院同时期建成的老戏院

        “广德楼戏园”位于前门外大街大栅栏街39号,大约兴建于1796年清嘉庆元年,有着悠久而辉煌的历史,是北京现存最古老的戏园之一。它几乎和法国巴黎歌剧院、意大利斯卡拉剧院、俄罗斯莫斯科大剧院同时期建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昔日的老戏园子与今日之剧场大不相同。老戏园子一般在临街,门前竖有木制单门牌坊,坊额题写园名,顶部有脊形小屋搪,以防日晒雨淋。戏园子内的戏台为正方形,砖木结构,台子四角有木柱,台前两根柱子分别挂有对联,戏台正面有雕刻精致的护栏,护栏顶端装有木刻莲花或小狮子作为点缀,在戏台顶部装有垂花倒栏杆,与下面的栏杆相对称。

        观众座位是长桌长板凳。戏台三面都有座位,三面都有看楼。楼下正面座位与戏台垂直摆放,听戏的人面对面坐着品茗听戏,想看戏得侧身扭头。戏台两侧的座位是斜着摆放,与戏台成锐角形,观众也是面对面,看戏需侧身扭头。由此也可看出当时叫茶园、茶楼是有原因的,是以品茗为主,看戏为辅,故一般说“听戏”,而很少说“看戏”。楼上的座位三面都是正对戏台的,因为地方窄。座位区域各有名称,楼下正面叫“池座”,楼下戏台两侧叫“两厢”,两厢后面靠墙处备有高木凳,叫“大墙”;楼上称“楼座”,前面为“包厢”,楼上戏台后两侧叫“后楼”。在后楼看戏只能看到背影,所以后楼不收费,往往是内部人员亲友看戏之处。


        昔日老戏园子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,就是在戏台对面楼下后边中间设有“弹压席”。弹压席设有一张长方桌子,桌子上立有一个牌子,上面写有“弹压席”三字。桌子上还有一个小木架,上插令箭。这是为维持园中治安而设置的,开戏后士兵全副武装入座,园方奉上茶点,逢年过节还送红包,以求官方多多照应。
        旧戏园子这种格局到民国时期才逐渐打破,而北京现存最古老的戏园之一的广德楼一直延续至今。
        “广德楼”声明显赫的方面还不止于历史的久远,更在于它是当时戏曲祖师爷、名人们施展才艺、迅速走红的宝地。程长庚、余紫云、梅巧玲、余三胜、汪桂芬等京剧祖师爷以及后来的“喜连成”、“双庆社”、“斌庆社”等曾先后在此长期献艺,是当时京城场地最火、人气最旺、艺术最佳的娱乐场馆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“广德楼”由戏园子改成了专演曲艺的“北京曲艺厅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中国建立后,因这个戏园子毁于火灾,北京市政府准备重修。其时,著名曲艺演员魏喜奎、曹宝禄等,发展拆唱八角鼓的形式,以单弦牌子曲为基调,创成北京曲剧,为群众喜闻乐见。人民艺术家老舍特为这个新剧种编写了歌颂新婚姻法的《柳树井》,上演后受到各方面的重视。周总理和彭真市长都同意老舍先生的说法:“这是用北京土生土长的曲艺来演的戏,填补了北京地方戏的空白。”彭真市长觉得,应该给这个新剧种以固定的演出场所,以利其发展。但因曲剧刚刚问世,不宜在大型剧场演出,便决定在广德楼旧址上,修建一家仅容400名观众的小型戏院,定名为“前门小剧场”,做为北京曲艺团的专属演出剧场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魏喜奎等北京曲剧创演人员欣喜若狂,大家纷纷到工地充当泥瓦小工。1954年,“前门小剧场”建成了。1957年4月,周总理访问非洲10国刚刚回到北京,得知魏喜奎她们排出的《杨乃武与小白菜》正在公演,便自己买票前去观看,看后还到后台与演员们座谈。他说:“我非常喜欢这出戏,倒并不因为它是我从小就爱看的家乡戏,而是因为它平反冤狱,可没有歌颂一个清官,借助的是两宫斗争,揭露了封建官府的黑暗,不落俗套!”并指出剧中官员穿戴方面的一些问题,比如:帽子上的翎子不能直接插上,得有个翎筒子,才显得挺拔,不趴在脑后;穿纱补服时,得穿衬袍,不能露出两条腿来,还就剧中的礼节等多方面提出了改进意见。周总理建议:这个戏改好后应该拍成电影。自此魏喜奎、北京曲剧和这家前门小剧场蜚声中外。后来《杨乃武与小白菜》以及接续排演的《啼笑因缘》越演越红火,仅容400名观众的小剧场不能满足要求,彭真市长把可容千人的西单剧场拨给北京曲剧团使用,这里便成为曲艺的专门演出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重张开业的“广德楼”是一座青砖金瓦、雕梁面栋、垂花门帘、古色古香的具有全新理念的现代化演出场馆,是京城专门演出曲艺的场所,它将会成为又一座展示京城独特魅力的文化艺术宝地。